两个月前,他还说自己不能完全用英语演讲,但是……

傅盛的英语水平进步了。如果你去看看这段视频,一定有跟我一样的认知。

这是傅盛在1月14日Connect2016大会上的讲话。这场大会是猎豹移动和硅谷高创会共同举办,会址在旧金山,出席嘉宾诸如大数据之父”维克托.迈尔.施恩伯格、全球最大的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全球首席营销官DavidDoctorow等等,甚至请来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站台。

傅盛就在这么一场演讲上发表了全英文的演讲,还是熟悉的江西中文腔,也依然是说不了特别长的句子,但是基本上可以听懂了,甚至还带点小幽默和互动。

他的英文比2014年时好出了一个自己。

你可能想说,那他原来的英语得多差啊。这个不做评判,看看2014年傅盛在硅谷的演讲就知道了。时当猎豹移动美国上市,傅盛在硅谷大谈特谈中国梦。从未喝过洋墨水的傅盛口音挺重的,还夹杂浓浓的来自他家乡景德镇的方言味道。磕磕绊绊地完成表达就已经不错了,更别说什么节奏控制、情绪管理这些高级演讲技巧了。

但就这个水平,对他来说也堪称“奇迹”了,国内二本毕业,只身北漂,33岁时候才第一次踏上美国的土地,英语多少年前就还给老师了,硅谷这场演讲,傅盛准备了60天就上台了,绝对勇敢。据说,造访硅谷之前,傅盛几乎天天都在办公室练习口语,时不时还给身边人用英语打招呼。短短两个月时间里,他往往是一有空就恶补口语和猛记单词,甚至开会也要尝试用英语来进行。

60天准备了这么一场磕磕绊绊的演讲,求傅盛的心理阴影面积?然而并没有。今年这场演讲就是最好的证明。

Connet大会上,傅盛演讲整体流畅,肢体语言自然且丰富,时不时还要和现场观众互动一下,效果较当年不知道好了多少。虽然发音还是江西味儿,仍能看出来傅盛现在自信心爆棚。谁能说这不是进步?

仔细想想,傅盛2014年和2016年两次英语演讲与猎豹发展轨迹如出一辙。

就像傅盛第一次英文演讲,核心目标是把话说清楚一样,猎豹移动这家公司初到美国的时候,核心目标也是把基本的生存问题解决了,站稳脚跟。好就好在,猎豹移动是用中国互联网集团军的火力,杀入到了美国市场民间游击队的战场里,因为工具类软件美国大公司都不怎么重视,大部分是车库里的小团队在做。所以当傅盛带着系统化的队伍和产品登陆美国时,真的是所向披靡,一下子就火了。从下载量上看,猎豹常年是全球范围内仅次于Facebook的移动应用开发商。

站稳脚跟后,猎豹移动就开始和Facebook、Google这些巨头合作,令广告平台联盟化。这个阶段的猎豹,其实还是处在学习阶段,它要学着和美国市场的企业和用户打交道,学习美国团队的企业管理方式,而它的合作伙伴在这些方面是全世界顶级的企业,猎豹有了好老师,自然成长飞快。学艺之后,猎豹又开始构建属于自己的生态――它不再是一个爆款单品,而开始建立强大的矩阵,在工具产品上连接更多的商业产品。而再往后,猎豹开始做别人的老师,它在帮助更多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进入美国。而它自己还在持续创新,各类新品层出不穷。

麦肯锡2015年底一份报告曾指出,过去20年里,中国有67%的海外投资不成功。具体到中国互联网行业,这份数据也许更为明显。以国内BAT三巨头为例,BAT可以说具有先天的国际化基因,应该能够帮助企业快速实现海外拓展。但是截止到2014年,BAT的海外业绩占比均不超过10%,百度更是只有0.5%的比重。可以说,中国企业出海“屡败屡战”。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猎豹移动的成绩和经验就弥足珍贵。在过去5年,猎豹用2年时间学会了互联网生存,而“用了三年的时间转身成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目前猎豹移动5.67亿的月度活跃用户,有74%的用户来自于海外,而且今天猎豹已经有八成的收入来自于海外,成功破解中国公司如何在全球移动盈利的难题。

“英语”、“猎豹全球化”,两个关键词联结起来,忽然就想起傅盛在去年11月猎豹大会上说的话:

“今天我还不能完全用英语演讲,但是我相信以后我们一定要用双语去完成我们内部的多种沟通。我们面对全世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要面对各种各样有自己独立思考方式的人,我认为只有简单的思考模式,才能去冲破这些障碍。只有我们看着目标,朝着目标一起往前走,才能真正做到,让猎豹移动变得更加全球化。”

2个月后,他就试着做到了。

(注:文章采编自网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