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掏空年轻人的罪魁祸首?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生姜斯基

学外语也有风险。

小周同学是在逛商场的时候被韦博英语“捕获”的。

一年半的英语课一共34000元,

跟钱没关系,小周同学觉得:

还是要回去考虑一下。

煮熟的鸭子当然要趁热吃。

韦博英语的工作人员当场表示:

现在买,我们再送你半年的课程!买不起还可以分期支付,每月仅需1600元。

小周心动了,她觉得每个月还一点贷款更能激励自己努力。

她可能不知道,虽然是她是分期支付,但韦博英语拿的却是全款。

学费34000元,中间商给小周批了38000元的贷款,34000元被直接转给了韦博英语,4000元则是中间商赚的利息。

这个中间商就是专门放贷款的金融机构。据了解,与韦博英语合作的金融机构包括招联金融、广发银行、度小满金融、京东金融等。

而小周要做的就是在接下来两年的时间里,每月还给他们1600元。

钱既然已经被韦博英语拿走了。

那就意味着,不论接下来小周是上课还是不上课,老师教的是原味英语还是咖喱味英语,她都必须还钱。

果不其然,到了今年9月,小周连咖喱味的英语都没得学了,因为韦博英语的门店跑路了。

跟着韦博英语门店一起不见的还有学员们每人1万多、2万多、4万多、9万多的学费。

退钱是不可能退的,毕竟他们关店就是因为没钱。

学员未来两到三年的学费早被人家花完了。

再穷不能穷自己。

10月21日,韦博英语CEO高卫宇与股东高征宇一起来到上海静安区某银行办理转账业务。

没想到银行里也有被坑的韦博英语的学员。

高卫宇从VIP柜台的后门走掉之后,哥哥高征宇则被愤怒的学员们团团围住,扭送去了公安局。

学员们声称要三班倒看着派出所,就是怕这哥几个跑了。这招虽然死板,但不得不说,现在的年轻人有点东西。

经历过长租公寓暴雷的他们,注定要在韦博英语上再学习深刻的一课。

2018年8月,杭州鼎家引爆了长租公寓的第一颗雷。

那段时间,杭州有不少年轻人半夜被房东们从房子里赶出来,因为房东们根本没收到8月的房租。

年轻人也很奇怪,我明明刚交了房租啊。

他们来到中介杭州鼎家的总部才发现,这里挤满了前来维权的房东和租客。

原来,杭州鼎家已经悄悄帮这些年轻人办好了分期贷款。

一年份的租金已经打进了杭州鼎家的账户,但是他们却没把钱交给房东,而是揣进了自己的小金库。

年轻人的钱则交给了向他们放贷款的金融机构。

惊喜的是,就算年轻人被房东们赶走了,他们一样要还长达一年的分期贷款,不然就会影响征信,以后就不能买车买房。

要是上了老赖名单,火车都坐不了。这下好了,来大城市走一遭,以后连老家都回不去。

还是城里套路深啊。

杭州鼎家之后,寓见公寓、好租好住、爱公寓、优租客、恺信亚洲……到了今年10月,悦如公寓、德寓科技……

为何长租公寓暴雷现象屡禁不止?原因很有趣。

因为这些长租公寓基本都在亏本出租房子。

他们高价从房东那里接收房子,再用低价吸引租客,让租客签下一年的分期贷款协议,从而获得现金流。

每一笔现金流就像一针*********,慢慢掏空了他们的身体。

不断有消息称,他们都跑路了,其实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他们面临的是一个扭曲的租房市场。

高企的房价给了房东信心,让他们把房租涨上来。

长租公寓为了顺利拿到托管协议,不得不满足房东的租金预期。

但是年轻人根本没有这么多钱,为了顺利把房子租出去,长租公寓们不得不低价出租。

而为了维持这种亏损模式,他们只能诱导年轻人签下分期协议。

就这样,年轻人的分期协议,维持着整个租金市场,一直到长租公寓撑不下去为止。

到那时,没有人再跟年轻人妥协,他们将直接面对高昂的租金。

每个月有十天甚至十五天都在给高房价打工。

再仔细想一想,这个逻辑跟推高房价的逻辑简直一模一样。

本来大家都买不起房子,但是只要背上三十年的分期贷款,大家又都买得起了。

分期贷款支撑着高昂的租金,和韦博英语高企的学费,等到支撑不下去了,跑路的传说也就多了起来。

杭州鼎家破产后,老板谈起为什么要跟金融机构合作时说道:

现在的消费习惯正在改变,年轻人喜欢先消费先享受嘛。

其实不是消费习惯变了。

而是年轻人发现:不借钱,根本买不起嘛!

若干年后,年轻人在街上拿起一颗价格不菲的茶叶蛋说道:你们茶叶蛋这么贵,我都吃不起了。

摊主熟练地拿出一份分期贷款合同说:

买不起,那你分个期吧。

现在的年轻人,不就喜欢提前消费嘛!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生姜斯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