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博英语败亡:成人英语培训市场的衰落

来源:乌鸦校尉、钛媒体

从9月28号到现在,有一家成立21年的老牌英语培训机构彻底“黄了”,一夜间爆出大量门店“跑路”的危机,受影响的学员人数上万,这家机构的名字叫“韦博英语”。

如果你没听说过韦博,你肯定也听说过英孚、美联、华尔街英语,他们4家曾并称为“英语培训四巨头”。

韦博在中国的英语培训机构里,妥妥能排进前十,属于第一集团军的选手。

可是国庆假期,北京、上海、杭州等各地韦博门店纷纷以装修名义停课,节后再来,就已是人去楼空,几乎一夜之间全面关停。

韦博的英语课程非常昂贵,有多贵呢?比如144小时的线下课程,价格36800元,一次性交齐,平均一小时255块钱。

这次被坑的学员交费多在30000-40000元之间,还有人交了10万全款。

“一个有良心的韦博英语员工”在店里贴出“贴心”告示:

“工资已很久没发了,老板告诉我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就是没钱。”

“未来北京公司会宣布破产,之后我们的工资和大家的会员费都将灰飞烟灭。”

信中一句“我们尽力了,无奈老板坏”,似乎道尽了心酸。

韦博北京校区被黑的学费至少3000万,成都2000多万,上海4000多万,全国数万学员“牺牲”的学费至少上亿。

很多人都以为,韦博英语是个英语培训的大品牌,在全国62座城市开了至少154家门店,全国累计学员超过30万人,应该不会出问题。

但由于门店扩张和人员成本高昂,从2015年开始,韦博英语就累计亏损上亿,靠融资度日。

一位前员工说:“如果不是盲目扩张到这么大体量,不至于现在就出现这样的局面。”

韦博跑路以后,大量的人涌到门店讨要说法,而根据网友分享的视频,10月10号,韦博英语董事长高征宇现身以后,手拿一杯奶茶,看起来非常淡定。

过了好几天,CEO高卫宇才发了一封*********说:

“我们的业绩持续下滑,成本攀升,公司运营遇到困难。”

“原本既定的融资计划,随着韦博英语版块业绩的持续恶化,不断被推迟。”

他说会给员工打欠条,但管薪资的HR都跑了,要等她回来给大家补发;

他说英孚愿意接收部分韦博学员,但英孚回应说我们可没背这锅,韦博应该自己“擦屁股”。

现在,韦博上海总部只有几个“志愿者”在门口帮着登记退款信息(也没钱退你)。

近些年,学费分期等金融产品的出现,大大刺激了学员的付费意愿和培训机构的预收能力,但对于培训机构来说,预收款如果用于大规模烧钱获客,但营收无法继续增长的话,将危及资金链。

其实,关于学员预收费,政府早在2018年就出台过相关政策。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便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出发点即是避免出现培训机构一次性收取高额学费后跑路等风险事件。

但韦博英语的很多学员在2019年的预缴费依然是超过3个月。这笔庞大的预付款,为何没能覆盖韦博英语的开支,钱都哪去了?这是员工和学员最关心的,也是急需高卫宇回应的。

整件事看完,让人觉得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这几年,健身房、美容院跑路的故事几乎如出一辙;

陌生的是,这样的故事为什么会发生在教育产业?难道数以万计的学员,都是人傻钱多么?

并没有。和那些有钱有闲才办美容卡健身卡的人比起来,很多掏出几万几万学英语的人,都是工薪阶层,甚至是没有收入的大学生。

有人一口气掏了33万,而她一个月挣多少呢?6000块。

而除了韦博,剩下几家大机构的日子也不好过。

美联英语2019年头三个月,净亏损4216万元。2018 年共退款3780万元,学生退课率高达10.2%。

2018年,《投资者报》《华夏时报》也相继报道了华尔街英语、英孚教育学员退款难的现象。

连行业巨头尚且如此,更别提一些中小规模的培训机构了。

全靠“借”新学员的钱还旧账给公司续命,这样的生意又能做多久呢?

这几年,线下教育培训机构资金链断裂、跑路关门的事情层出不穷,光今年就有20多家。

没有人知道钱到底去哪儿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钱没有以任何有价值的方式,返回到消费者手中。

如果说大城市里的线下英语培训机构是像韦博、华尔街这样“割城里人韭菜”的,那么到了小城市、到了乡镇,英语培训的“镰刀”就长另外一副模样了。

《2018在线教育趋势报告》指出,2015-2018年,多数在线教育企业亏损,仅3%的企业实现盈利。

有预测显示,预计2019年,中国在线英语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700亿元,未来将保持年均超20%的增速,所以跟当年线下疯狂开店一样,所有机构即使烧钱,也要跑马圈地。

但未来几年,中国在线英语到底能不能蓬勃、健康发展,还是像线下英语门店一样退潮,恐怕还需要时间来证明。

俞敏洪就曾警告过:

“地面店已经规定收的学费不能超过三个月,但线上的课还是收两三年。已经有四、五家在线教育机构入不敷出,拿不到后续投资而倒闭,给社会造成了很大的不利影响。”

事实上,成人英语培训市场已经增长乏力,即便是试图战略转型、架构调整,也无力回天。

广证恒生的一项报告显示,从2003年起,K12课外培训市场的需求就不断上升。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2003年,在北京大学生物科学硕博连读的研二张邦鑫,合伙创办奥数网,同时在线下开设数学小班授课。2005年,他正式将机构取名为“学而思”,也就是好未来的前身。

与K12热闹对应的是,成人外语的增速需求逐步下降。主打成人英语培训的新东方,在2002年推出优能中学,针对中小学生群体。

2009年,新东方决心主动改变业务结构,将K12全科培养作为一大战略重心。

当时集团管理层提出的转型方案的两大方向,一是学员年龄段要从过去 80%以上都来自大学阶段,向中小学年龄段转移;二是,针对培训学科,从单独的英语教育转向包括数理化在内的多学科教育。

对于新东方而言,留学英语培训风光不再。教育部的数据显示,2010年左右,我国的留学市场的年增速已经逐年下滑,爆发式增长已经很难出现。

K12的市场已经在开始爆发,也是在这一年,立足于K12教育的“学而思”(好未来的前身)登陆美股市场,成为培训市场风向已经转至K12领域的代表性事件。

2015年后,新东方 K12业务营收增速加快,2017财年营收增速明显,占比总营收55%,开始成为了新东方营收的核心驱动力。

市场风向变了,主攻成人英语市场的玩家,也都早早开启了战略转型。

最早在PC端立足于成人学习英语的51Talk,在一开始以价格较为低廉的菲律宾外教打开市场,一杯咖啡的价格与老外对话,一时间风靡北上广深的白领之间,也让价格变得更加公开透明,打破了韦博这类线下机构不透明且高昂的学费黑盒。

成立四年之后,在IPO之前,51Talk在2015年上线了青少儿课程,补齐了K12短板,并且上市之后,创始人黄佳佳也多次告诉钛媒体,K12领域已经成为了51Talk战略发展的重中之重。51Talk最新一季财报显示,成人英语占总交易数据(gross billings)的比例仅为6.9%。

而在高端成人在线英语市场,以iTutorGroup为代表,很坚决地将资源投入到其旗下子品牌——主打青少儿在线教育的VIPjr。

韦博英语也试图转型,孵化了专门针对于3-12岁的英语品牌“开心豆”。韦博英语关店风波之后,开心豆官网挂出了一则声明撇清了与韦博的关系,表明其一开始就是独立的品牌和运营。

并且,这则声明透露了一个信息是,开心豆目前已经有新的投资人出资接盘,目前与韦博英语属于不同的法律实体,财务与资金独立。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是高卫宇试图彻底弃“韦”保“豆”之举。

然而,想要完美“转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成人以职场英语为主学习,与K12阶段学科考试的英语学习,存在本质上的差异。

成人英语学习大多较为成熟,具备自控力,很多是短期学习冲刺,对于高价课接受度高;而在青少儿阶段,学生自控力稍弱,且分阶段需要完整的学习体系,是一个长期学习的过程,所以客单价相对较低。

如果说,是线上英语挤压了韦博等线下的机构市场的话,那么,就没有主打线上成人英语培训平台在窘境中求生的状况了。

把韦博英语之“死”,简单地归咎于是线上学习浪潮带来的产业转型,太有失偏颇。事实上,韦博英语也推出过在线英语平台“嗨英语”,虽然它在市场上和行业内几乎没有什么足够的声量。

据钛媒体观察,即便是一开始就立足在线的成人英语培训机构,日子也不比韦博好过多少。

德勤发布的一组数据也验证了钛媒体的看法。在其去年发布的《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8年,在线语言学习在整个在线教育市场的占比仅为17.2%,而在线“K12+STEAM”则为37.1%,同时,他们预计,在2020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13.3%和44.7%。

在线语言学习的市场份额将进一步被压缩,更别提其中本就占比很低的成人职业英语培训了。

而今年以来,iTutorGroup 以5亿美元“******”平安集团的消息传出,与其最高估值20亿美元相比严重缩水。虽然iTutorGroup出面否认了该消息,但是在7月左右平安“战略入股”的消息也得到了官宣,且未披露具体交易金额。

这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是,曾经职场英语的“刚需”已经不是必需品。英语本质上是一门沟通工具,如果没有充分的应用场景,那么就失去了其主要的学习目的。

实际上,伴随着外企逐年撤出中国,本土企业的强势崛起,以及近些年保守主义在全球的弥漫,以职场英语为主导的成人英语市场逐年萎缩。

昔日在中国市场风光无限的国际巨头渐渐失去了光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的就业第一选择已经不是外企,而转向了本土更为强势的科技公司。BAT和TMD们吸纳优秀人才的能力日益增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